熱門文章
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?
發表時間:2021-02-13

Photo by Sriyoga....
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中國私人企業榮景可能一去不回頭

發表時間:2022-03-04 點閱:531
Responsive image


中國網路企業的優勢,在短短兩年前似乎還無人能及,這些企業在中國勢不可擋,手握大筆資金,不斷各地擴張。

阿里巴巴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――螞蟻集團,就在新加坡申請了純網銀執照,該公司在各國大量投資電子錢包服務,打算建造一個全亞太的數位支付生態系。

但過不久,拿到純網銀執照的螞蟻集團,卻在自己家遇上政治問題。

北京當局為了昭告所有私營企業都要服從黨的指導,決定讓全中國最大膽的企業家馬雲下台。

直到現在,還沒有人知道阿里巴巴能不能從這波打擊中恢復。

它的市值在過去一年內下跌53%,螞蟻集團也被迫重組,盈利能力勢必降低。

而且在那之後,螞蟻集團的壓力並沒有消失。

根據英國《金融時報》2022年1月的報導,中國中央電視台一部紀錄片指出,螞蟻集團支付了「高得不合理的金額」給總部杭州前市委書記的弟弟,藉此讓市政府協助螞蟻集團以政策折扣價購買房產。

根據《金融時報》引述的公開紀錄,螞蟻集團的一個部門,在2019年購買了這位市委書記弟弟的兩家行動支付公司股份,之後在杭州以低價買到兩塊土地。

該記錄片並沒有直接寫出螞蟻集團的名字,但查一下就知道,其中一家行動支付公司唯一獲得的外部投資,就來自螞蟻集團。

政治鬥爭的陰影,讓螞蟻集團在新加坡這種競爭激烈的國際金融中心不斷碰壁。

中國因為政治原因(據報導是習近平主席直接下令)突然取消了螞蟻集團的首次公開發行(IPO),但新加坡這種法治國家不可能做這種事情。

根據反貪腐NGO國際透明組織(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)的評分,新加坡的清廉指數是85,為亞洲之冠,全球第四;至於中國的清廉指數則只有45。

國際透明組織在最近一份年度報告中指出,習近平過去10年高調反貪腐,

「但中國的貪腐出現了新形式,例如官商勾結。如今中國高官會利用權力,把過去的國有資產分配給自己,或者分配給那些有政治門路的企業。

此外,中國無視人權、無視基本自由的作風,注定讓反貪腐事倍功半。」


 
打擊目標越來越廣 企業受害倒閉

 
在螞蟻集團暫緩IPO的16個月後,中國已經從原本打擊科技巨頭,擴大到對其他各種私人公司動刀。

螞蟻集團具備壟斷特質,馬雲又常口不擇言,會被習近平旗下的監理機構盯上並不意外;而線上叫車巨頭滴滴出行,則是因為無視監理機構的意見,決定在紐約證交所上市,而慘遭開鍘。

但最近許多企業之所以受害,卻都僅僅只是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方,比如補習班就是典型例子。

由於中國人重視教育,補習市場需求強勁,企業自然蓬勃發展。

在2021年中,大約90%的家庭有支付課外輔導費用,該行業全國總產值大約1,500億美元。

2021年7月,中國國務院發布新規定,禁止營利事業教授義務教育內容,並禁止補教機構向外融資。

此外,今後將不再頒發新的校外培訓機構執照,並要求所有既有的企業都改為非營利組織。

目前還不確定中共為何要打壓補教業,當局的說法是要降低學生的壓力,創造更平等的學習環境;

但也有人懷疑是因為補教業的力量,已經大到讓北京不開心。

政府的新規定讓補教業哀鴻遍野,例如中國最大的補教業者新東方,營業收入就因此降低了80%,只好辭退6萬名員工,員工遣散費、退還學費、教室的退租費,加起來總共高達30億美元。

此外,公司為了遵守規定,還必須關閉國中小補教課程,該業務約占總營收的50至60%。

新東方這種巨頭尚且如此,財力沒那麼雄厚的補習班更是紛紛倒閉。

中國的市場研究機構「網經社」指出,新規定發布後,25家大型線上補習班結束營業,其中包括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巨人教育集團,以及大型跨國公司華爾街英語(English learning center)。

在讓補習業陷入凜冬之後,中國政府又開始打擊線上直播。

中國在國內外有很多消費品牌,主要的銷售仰賴業配直播,但2021年12月,北京當局卻指控在中國擁有1億粉絲的「帶貨女王」薇婭逃漏稅,處以2億美元(約新台幣58.6億元)的罰款,並突然關閉了她的電子商務帳號和社群媒體帳號。

薇婭在微博上表示,「在自查和調查過程中,我發現自己確實在稅務上有違反稅收法律法規的行為,對此我深感愧疚,在此向公眾道歉,」並稱,

「我完全接受稅務部門依法對我做出的相關處罰決定。」但她到底以怎樣的方式逃了多少稅金,目前沒人知道。


 
中國搬磚砸了自己的腳?以政治資本掌控經濟

 
在這波行動中,被中共盯上的公司跟個人,都有幾個共通點:

首先,他們所在的產業,中共幾乎沒有涉足經營。

通常任何想在中國飛黃騰達的人,都得在政府裡有正確的人脈,但無論是阿里巴巴、滴滴出行、新東方的崛起,還是薇婭這種網購名人的暴紅,都不是靠著中國政府的支持,而是因為符合了市場需求。

這些個人和企業分別以自己的方式,代表了中國數位經濟形形色色的活力。

在這波打壓之前,他們都在各自的產業名列前茅,身價高達數十億美元。

也就是說,這些企業與個人對中共造成了威脅。

如今的中共變得更為獨斷,因為繼毛澤東之後,最有權力的領導人習近平,堅持用強大的政治資本,強化共產黨對中國經濟的控制。

習近平無意走回毛澤東的計畫經濟,但還是希望能夠復興毛澤東一部分的社會主義精神。

他真心相信過去的左派思想,並對資本主義近20年來在中國的侵門踏戶,嗤之以鼻。

習近平試圖用打壓私人企業的方式來緩解中國的不平等,並高喊著「共同富裕」這種口號。

這句話不僅一聽就很毛澤東,而且偉大舵手在1950年代真的這麼說過;後來鄧小平在1980年代又說了一次,不過當然沒有他那句「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」那麼有名。

另一方面,習近平也希望資本能夠集中到那些國家領導的產業。

他認為,中國的旗艦企業不該是阿里巴巴這種網路公司,而是能讓中國在AI、量子電腦、環保汽機車這類產業獨占鰲頭的高科技製造業。

在他看來,阿里巴巴無法真正產出任何價值。

這項政策最明顯的證據,就是習近平上台之後,北京就開始大力支持半導體產業。

習近平希望中國可以自己生產晶片,願意不惜一切代價去實現這個夢想。

到目前為止,中國已經設立兩個龐大的國家基金來支援半導體業,其中一個在2014年大約募集了220億美元,另一個在2019年吸引了290億美元;

除此之外,中國的地方政府也設立了15個半導體基金,募資總額達250億美元;它還設立了一個「中國的納斯達克」,也就是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,目前已有40家晶片廠公開上市,IPO募資金額合計256億美元。

半導體業需要大量資本,所以重金投資非常合理;但到目前為止,投資的結果最多只能說是喜憂參半。

中國的晶片依然完全無法國產,它在2020年總共進口了3,500億美元的半導體,總額甚至比原油還高。

另一方面,國家大力相挺的晶片龍頭清華紫光,則是在2020年11月違約了一筆13億人民幣的債券,並在2021年中瀕臨破產。

如今,美國也正在阻止中國接觸先進半導體製程,即使紫光成功重組,未來依然困難重重。

到目前為止,還不能確定紫光集團的失敗會不會阻止中國繼續無效投資,畢竟中國的半導體產業光是在2020年一年之內就增加了22,800家,比2019年多出195%。

長期來看,如果中國政府繼續大力干涉經濟,很可能只會壓抑正常的私人創新,同時養出更多家「清華紫光」。

畢竟,如果國家打壓所有它不想培育的企業,就只會浪費掉大部分的社會菁英。

反諷的是,習近平越是想要控制中國的私人企業,反而可能越會削弱整個中國。

私部門的活力越少,中國的企業就越難跟國際抗衡,北京在世界上也就越來越沒有影響力。

在過去一百年來,中國共產黨一次又一次地證實,它最大的敵人是自己。

看來這種傾向可能永遠都不會變。

►►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外籍研究員;譯者為廖珮杏
 
〈更多文章內容請詳:台灣銀行家 [第147期]
探索更多精彩內容,請持續關注《台灣銀行家》雜誌 (http://service.tabf.org.tw/TTB)